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

侑熊貓的咖啡天+美食

(序)
如果流星是隕石掉落下的浪漫

那妳就是向日葵掉落下的種子
希臘愛情海上的熊貓
散發獨特的咖啡香
迷戀
走踏向日葵的故鄉
酒鄉的的浣熊
散發不成熟的調皮
點燃一段漣漪水波
脫離了四分之三的愛情
原以為,我不再踏入今後的每一步
從此狠狠的將自己永久「瘋閉」
一年
一月
或許只有那微妙的一天
指針頑皮的將邱比特的賤指向了妳
再也無法自拔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(一)米蟲掰掰
「喂!賤賤,圖書館有工讀要不要一起去?」

「OK阿!可是怕會衝到系會耶?」

「放心,聽說圖書館很納涼的。」

「好吧!」

他叫小吳,是我的麻吉,兩隻無所事事的米蟲,卻在這一刻驚人的進化了。

隔天,提起精神,進入傳說中只進不出的食人館,傳說中,他安靜的程度足以吹眠精神飽滿的高手,或許你將被吹眠到閉館,由高跟鞋女郎將你喚醒,或許當你醒來時,卻發現早已屍骨無存...

扣扣扣!

「同學請問有事嗎?」

「不好意思,這邊還缺工讀生嗎?」

「麻煩將個人資料填寫好,記得要填寫時段。」

面對著食人館大姐頭的權威之下,我們依序跑完該有的程序,然而面對眼前的大姐頭卻感覺不出任何壓力,難道,真像大家所說的,這是一個看妹、吹冷氣,等領薪資的天堂嗎?

不!這一定是錯覺,果然,邪惡的大姐頭終於露出必殺技的笑容。

「俊翰、建群,今天好好學!到時候會抽查,嘿嘿,敢出紕漏你們皮就繃緊一點!」

「痾...」

「心儀,等等他們就交給妳帶,我先去打卡了。」

目送著大姐頭離開,緊張的心頓時鬆懈。

時鐘正翱翔在六點鍾方向。

在即將抵達的七點大關內。

任務勢必完成,本壘由賤坐鎮、心儀擊出一大好球、小吳將誓言盜壘成功,然而哨聲卻悄悄響起,小吳慘遭封殺下場,道別了,我的麻吉,邪惡的大姐頭重回戰場,今後,勢必又是一場苦戰。

碰!一聲巨響,眼前的黑影應聲倒下,是誰又成為食人館的犧牲者呢?

不,這不是真的,心儀醒醒阿!

一聲尖悚的吶喊,倒在沙發上的心儀依然不為所動,宣布出局,騷動中,一位龐大的男子心正惝者血,抱著心儀離開場面,倩茹正以高居候補的神態迅速入場。

「我說,倩茹啊!每次妳都不嫌棄的來當救火隊,真令冠玲姐感動。」

「哪裡,能幫上冠玲姐您的忙是我的榮幸,不知旁邊這位是?」

「他喔!新來的工讀生,原本要帶去閉館的,哪知心儀突然出事,嘿嘿…現在他就是妳的了!」

兩人陰險的笑聲在食人館內迴響著,牆上古老的鍾偷偷施放著禁忌的黑魔法,扎眼間,黑暗從深淵中逆襲,回過頭來,食人館已變成寧靜的四度空間,冰冷的空氣急速降低體溫,兩顆火紅的眼佇立在地獄的轉角口,毛悚的踏步聲加速心跳狂飆,此刻,再也無法呼吸。

來自地獄幽女的手,迅速的牽者,兩眼雙目交鋒,竟透露出幽怨的藍眼珠,沒有一絲冰冷,卻散發微弱的溫暖,漂離地面的鞋,降落在轉角口,幽女不畏懼的摘下火紅的眼,燦爛的綠寶石收斂了它的光芒,重現在安穩的寶座上,低氣壓慢慢的蒸發,敞開另一個屬於悶熱妖的世界。

「親愛的…」

「誰,是誰在說話?」

平復的心情頓時又陷入谷底,是幽女?不,這股來自異世界的聲音,是天使在律動她獨一無二的音符,又或者,是招魂者在尋找迷失旅徒。

「白痴喔!連廣播都嚇成這樣,以後閉館怎混啊?」

重槌狠狠的從腦袋敲下,天使的音籟伴隨暈眩飄蕩在腦海,朦朧未離。

「親愛的讀者您好,本館即將進行閉館,請將隨身物品……親愛的……謝謝您的合作。」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(二) 夜談佳話


「嘿嘿…昨晚有沒有艷遇阿!」

「艷你的大頭鬼,老命都快去一半了,還艷遇幹麻,當然保命要緊。」

「去,最好那麼誇張啦!」

「嘿嘿…今晚換你閉館吧?會有超水的飄飄來陪你的,粉刺激唷。」

「……吼,賤賤,等等陪我去閉館。」

「在看看嚕,七點了,我先下班了,閉館前再call我來吧。」

走出了食人館,鬆了口氣,回想起昨晚的情景,是如此的不可思議,輕盈的腳步點輟於華麗的石階上,打從離開金門後,有多久沒有停下腳步,仔細聆聽星星的故事呢,似乎很久…很久了…久到令人沉睡。

「靠,昨晚幹麻故意不接電話。」

「我哪知,他自己睡著的,反正看你還活的好好的,不是嗎?」

「幹,都你害我昨天被嚇到心臟蹦出來。」

「睡覺也能害,那麼神?」

「昨晚我在2F庫房關空調,結果聽到高跟鞋的聲音,我原以為是我的錯覺,哪知走到書架,管理員就冒出來,讓我緊繃的心臟差點停止,最氣的是管理員還在那邊狂笑。」

「可惜,我都遇不到。」

「算了,至少昨晚飽了眼福,三樓的工讀生真的很正,賤賤,等等來我家玩通宵,反正明天沒課。」

「改天吧,我還要把比賽的劇本趕出來。」

「喔,那掰啦!」

假日的校園依然死寂,除了少部分偏遠地區的住宿生外,很難看到其他人影,空蕩蕩的宿舍彷彿鬼城,不少靈異佳話經由一屆,一屆傳承下去,女宿B1貼符房、浴室嬰兒、半夜靈異體、無腳的室友,以及最有名氣的腳踏車阿伯和親身經歷的男宿一一六詛咒。

據說腳踏車阿伯歷史最為淵博,曾有不少女宿學生看到男宿頂樓,有阿伯半身飄逸,後來不知是否太有名氣,男宿三樓的房客們,也相繼於凌晨1點過後,看到騎腳踏車的阿伯破門巡房,歷代解析,阿伯喜愛聊天,查房前會先以腳踏車鈴聲告知,此消息一出,間接抹殺一排的宅男,也算功德一見。

一一六的詛咒卻更為詭異,撇開位於一樓陰暗處不說,門前的三路沖就足以振奮人心,房門、樓梯門及逃生門結為三兇地,流動率、災難、犯罪率號稱最高,半年內搬走三室友,三人發生車禍住院,應日、應經及多遊三對同科系室友相互殘殺,最扯的莫過於黑貓論、夢遊談,一位室友騎車撞死黑貓,隔天打球被撞倒在地,鎖骨就斷了…最後經過大家的討論,一致認為此間風水不好,是受詛咒的。

但那卻是我唯一的窩。漆黑的走廊上,無聲的腳步不段迴響,背後總伴隨被人跟蹤的感覺,是誰?謎。加快腳步,一步,兩步,最後奔跑了起來,偶爾往回看,依然漆黑一片,犯罪的卡,成了門縫的食物,門張開了貪婪大嘴,幽藍色的舌頭連人帶骨捲進,發出巨響的合上。

開啟大燈,主機板的幽藍光已填不滿孤單的臥房,一切又再度恢復正常,習慣性的泡了一杯咖啡擺在檯燈下,任由咖啡香飄散不去飲用,時而拿筆起轉動、時而靜下心思考,「心的方向」該何去何從呢?

一道光折射出兩條路,我背者她走在黯淡的路上有說有笑,你衝進我的視野向我招手,不知哪來的膽,我思念了,追起你的腳步不斷奔跑,卻觸摸不到你的手,你的眼神透漏出了不言的語,我不懂,只想追,偶爾你回頭對我擺出習慣性的笑容,我停下步伐假裝受傷,天真的你回頭拉我一把,在五秒的界線,五秒,我就能再次擁有你的手,背上的她卻垮了下來,壓的喘不過氣。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(三)女廁豔遇  

不!別走,我發瘋的吶喊。

「叫什麼叫,上課啦。」

「機車耶!有夠痛的,幹麻拿枕頭丟我。」

「你睡的跟死豬一樣,不丟你會起來嗎?」一臉無奈的搖著頭。

「我剛剛夢到去世的朋友…他好像有什麼事想告訴我…」臉神不禁沉重起來。

「神經病喔,只是一個夢緊張成這樣?」

「你不會懂得,上課吧。」

打開手機喵了一眼,卻發現已遲到很久,只好固不得形象拿起衣服套上狂奔至教室,肚子咕嚕咕嚕的提出抗議,我與小吳相互對看,彼此不約而同的笑出聲來,什麼?這節看影片?不會吧,為什麼沒人通知?早知不點名何必虐待自己,唉…老天,你真的很愛捉弄人。

「走。」

「去哪?」我疑惑的看著他。

「看電影前,是否先去犒賞寶貴的肚子,買個爆米花呢?你懂得。」

拎起了背包,習慣性的從後門溜走,走到中式快餐前,點了一份特大雞排飯,淋上香噴噴的醬汁,絕品,真是絕品阿,角落的圓桌依然保留了我們的位置,從包包拿起劇本稿紙重複的閱讀。

「喂,吃飯就好好吃飯,別看這些鬼東西了OK?」

「誰叫截止時間快到,不趕工怎來得及。」

「對了,這禮拜日幫我代班,我有事要回三峽,我可不想被大姐頭追殺。」

「跟誰的班?」收起了稿紙,疑惑的看著他。

「無心吧,你因該不認識。」

「是學姐?我好像跟她做過一小時。」

「那就交給你啦,當作是去虧妹不就好了?哈哈。」

「屁…不跟你聊了,我值班時間快遲到了,先走了,掰。」收拾了廚餘,快速的奔跑踏上階梯,腦中不經意的閃過昨晚夢中情景,暖化的天氣開始冒出屬於地底層下獨特的冷氣,不禁令全身顫抖發毛,是預言?還是一個即將面臨的警告呢?緊繃的頭皮已不敢再想像下去。

一陣冰涼的風,活生生吹醒迷失的羔羊,不時提醒自己,食人館守則之一,禁止發呆嗜睡,違者將由食人花斬令決伺候,然而這一切對我來說,太遲了,迷藥侵泡過的身子,成了夢饜俘虜,理智終究抵不過迷幻時空作祟,漂浮於那異夢世界。

「同學不舒服麻?」食人館大姐頭之一的育詩姐,隨手拍起肩膀低下頭來,輕聲說道。

揉起了眼珠,伸了一大懶腰,轉頭的瞬間,愣了,睜大雙眼。

「對不起…今天太累了,一個不小心就睡著。」臉色尷尬的低下頭。

「先去洗把臉,等等順便拿鑰匙閉館嚕!」育詩的臉上沒有責怪,卻多了溫暖的微笑。

打開高掛的櫃,熟練的挑出庫房的鑰匙,慵懶的我早已按下電梯的鈕,靠在鏡子旁六神無主,有時總會靜下心,幻想鏡子深處的世界,是否藏著不為人知的一面,一個個重複的我不斷向後延伸,越來越小,越來越遠。

空蕩蕩的四F,不知從何時,多了一份寂靜悲傷的愁感,腳步漸漸的緩慢下來,腦袋總是徘徊者一個夢,一個令我極為不思的夢,摘下那火紅之眼,我從冰冷的空調室走出,回頭的路漆黑一遍,再也沒有光芒,硬著頭皮繼續向前,關了一盞又一盞的燈。

驚!踏入女廁的瞬間,馬桶的沖水聲讓我嚇了一跳,趕緊往反方向躲進男廁,心裡正慶幸沒有按下開關,否則遭到投訴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,何況對方是女生,傳出去還得了?

用水猛沖臉頰讓自己保持清醒,等待時間龜速的走動,稀哩哩,女廁洗手台也發出沖水聲,我注目著那鏡面,透過反射監視門口的一舉一動,水聲停止,終於,我可以沒顧慮的走進女廁熄燈火,一分…兩分…五分鐘過後…門口卻沒有動靜,頓時,我傻眼了,人呢?人呢?怎沒人出來?我的雙目始終沒有離開鏡面,眼睜睜的看著裡面的人消失,聽著那詭異的聲音不停顫抖,我想,她會不會昏倒了?洗手台上是否流著鮮紅的血,滴答…滴答…不穩定的旋律高哼那悲傷節拍。

算了,縮頭是一刀,伸頭也是一刀,不知哪來的手將我推向女廁門口。

「不好意思,裡面有人嗎?不然我要進去嚕!」懷著膽怯的心,在門口輕聲喊道,裡面卻只剩回音在圍繞,心急了,我衝進女廁,打開一間又一間的門,直到最後那一間…

在門縫敞開的剎那,我腦袋不帶任何思想拔腿就跑,關了燈,在昏暗的走道上奔跑者,不敢回頭,狂按電梯的鈕敲打那扇門,來自背後的恐懼慢慢的侵襲全身,電梯門開了,我卻癱瘓在裡面,一句話也講不出來。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(四) 錯字是愛情的鑰匙
「喂!你是沒聽到我在叫你喔!」小吳不耐煩的從後腦打了下去。

「很痛耶!有病喔。」回頭瞪了他一眼。

「我看你才有病,一臉蒼白樣,說!昨晚做了什麼好事?」

「噢!想聽?聽了可別叫我陪你閉館。」

「去,我這麼 NAN,哪需要人陪?」

「是噢!昨晚閉館…在女廁我撞見……還有馬桶的…」

「真的假的!下禮拜晚班是我,別故意嚇人,很賤耶!」小吳不安的嘮叨起來。

「哈哈,NAN不是嗎?」微笑的面對著他。

「哼!我要回三峽了,再見!」小吳嘟嘴的走向車站。

口袋的手機不安份的響起,伸了大懶腰,從警衛室抱起厚重的日報,緩慢的步伐逐漸輕快舞動,早晨還是有朝氣來的美妙,例行性的完成開館,回到櫃台偷偷泡起了咖啡。

「疑?今天是你呀,不是俊翰嗎?」冒出的聲音令我嚇了一跳。

「俊翰回三峽了,今天由我幫忙帶班。」

「好的,今天要加油唷!」甜美的笑容使我對這不熟悉的女孩,打從心底產生親切感。

隨後,從包包拿出了劇本,進行最後的修飾,有時太過專注修改,卻遺忘身為櫃台人員的本份,將讀者忽略在旁,嚴重的惹出不少笑話,最後連熊貓也好奇的走到身後觀看。

「不是要段考嗎?怎不看書呀!在寫什麼呢?」熊貓疑惑的問道。

我卻很調皮的鬧她說:「我那麼聰明,哪需要看書阿!」

「厚!那麼有自信,就不要考試出來慘兮兮噢你。」熊貓沒好氣的答道。

「呵呵!我在寫教育部比賽腳本。」

「疑!你會寫這種東西呀,我可以看嗎?」熊貓驚訝的望者我,手不自覺得靠在自己的嘴唇上。

「拿去吧!」拿起訂書機將分散的紙張扎實的定成一本,交給熊貓。

「謝謝,等我看完再告訴你心得。」她開心的收下,將手上的藍海策略放置一旁,慢慢研讀。

「呵呵,有錯字就順便幫我改吧。」

「是,遵命,我還會用紅筆幫妳圈起來的!」她微笑的說著。那時的我,對於她許下的承諾,只認為她是開玩笑隨口說出的,並沒有很在意。

幾分鐘後,「瞧!你看你唷,錯字那麼多,怎能拿去比賽啊?吼!還說你很聰明不用看書。」熊貓嘟嘴的抗議起來。

「啥!你全部都改好了?不會吧!」我難以置信的拿起劇本,翻閱一次。

「都改好了,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遺漏小部分而已。」熊貓的臉上明顯的展現出所謂的自信。

「哇!妳還真的改喔,難得有人幫我改錯字耶。」此刻心理卻十分訝異,通常看完作品的人,都只是隨便交代幾句就結束了,而她卻很認真的去閱讀並修改,不禁打量起眼前這隻小小的熊貓。


待續..


-----------金門美食蛋狗分享-----------



蛋香蛋狗?傻傻分不清?每當遊客聽完我的解說,總會問?啥!蛋狗是啥?我還真的沒聽過耶,賤賤總會很沒品的回答:「就一顆蛋加上一隻狗阿!所以叫做蛋狗咩!沒吃過吼?還說你都做好功課,遜掉了啦XD!」---金門特色美食



其實在跟客人開玩笑之前,賤賤才是最該檢討的...原來金門知名的蛋狗,竟然在我家附近?以前同學託我買蛋狗時,我總會疑惑的問?我住小徑耶,但我怎不知道小徑有蛋狗啊?真的有這個東西嗎?沒想到還真的有耶,對於當地的人而言,很多人都不知道...

蛋狗位於金門小徑邱良功墓旁,店名好像叫和泉吧?店家的招牌超逗趣可愛的,早期這邊都是做阿兵哥生意的,賤賤記得小時候最喜歡到這裡買三色豆花冰沙,那時候只要十塊錢喔!隨著阿兵的撤兵,現在的小徑已經很少遊客會過來了。

蛋狗並不是真的一顆蛋加一隻狗啦,而是用蛋餅夾著熱狗食用,雖然感覺沒什麼,但吃下去後卻覺得訝異,這搭配也太妙了,挺不錯的,尤其是名字取得更好,很吸引大家的好奇心呢。

在當兵的這段期間,賤賤自從吃了一次之後,就很常到這間店光顧,也會買去分享給大家吃吃看,沒想到大家對於這道點心的評價都還不錯,餅皮煎得很脆,中間淋上蕃茄汁,夾上熱狗後,有種酥脆柔軟的FU,只是偶爾皮會煎到焦掉...老闆都會跟我們說,要熱著吃才好吃,否則等冷了,皮會變軟了就不好吃了,這道點心可是賤賤到現在都很推薦的呢,唯一的缺點大概是油了點吧。

蛋香的部分與蛋狗大同小異,只是把熱狗換成香腸而已,不過香腸的部分,老闆很慷慨的給兩塊耶,通常吃一份就會飽了,比較偏向下午茶,千萬別在中餐的時候吃,否則會吃不下飯喔!兩著相比,賤賤覺得蛋狗比較好吃,有來到金門,可別忘了來品嚐這道特別的小吃唷。

地址:金門縣金湖鎮小徑邱良功墓旁(請記住不是在特約茶室旁邊..那是住的)
電話:082-332908




延伸閱讀
【金門傳統美食】山外7-11旁小籠包

【金門深度美食之旅】-傳統特色老店"高明"-三色豆花

【金門深度美食之旅】-佳軒西點麵包(特色蛋糕)

【金門深度美食之旅】-湶民山莊水果餐        

【金門特色美食】談天樓-酒釀湯圓

金門高粱酒茶葉蛋美食-香醇濃郁

【金門宵夜美食】鮮嫩多滋-野味炭烤


關鍵字:美食餐廳小吃食譜愛吃美食部落客


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